向守美与葛炳东、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运输有限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民事案例

向守美与葛炳东、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运输有限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民事案例
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深龙法梓民初字第250号
原告向守美。
被告葛炳东。
被告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运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黄馨。
委托代理人曾卓。
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被告深圳市东部公共交通有限公司1。
法定代表人张守军,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杨响坤,广东粤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纪金彪,广东粤和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
负责人李志军。
委托代理人蔡东宾,广东深天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廖圣俊,广东深天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上列当事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向守美、被告深圳市东部公共交通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杨响坤、纪金彪到庭参加诉讼,被告葛炳东、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运输有限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经本院依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深圳律师终结。
本案相关情况
双方有争议事项为第四项至第十一项,其他事项无争议。有争议事项,本院予以分析认定,无争议事项,本院予以认定。
一、事故发生概况:2014年3月22日7时30分许,葛炳东驾驶粤**号大型客车在坪山新区坑梓东部公交基地内行驶时,因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车头与行人向守美发生碰撞事故,造成向守美受伤。
二、交警部门的责任认定结果:该事故由深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坪山大队按简易程序作出“坪山(2014)0000146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葛炳东负事故全部责任。
三、受害人概况:原告向守美系四川省平昌县尼龙乡农业家庭户口。事故发生后,原告被送到深圳市坪山新区妇幼保健院诊治后即于当日被送到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深圳市坪山新区中医院)住院医治。2014年6月26日,原告出院。出院诊断为:1、多方骨折①骨盆骨折(Tile分型B2)②双侧胫腓骨近端粉碎性骨折③右锁骨远端骨折④右侧第二肋骨骨折;2、右肺挫裂伤;3、泌尿系损伤。出院医嘱为:1、继续预防感染,患肢逐步负重行走;2、加强患肢功能锻炼,避免剧烈运动;3、1周后门诊复查,有不适情况随诊;4、出院带药;5、住院期间需陪护一人,恢复期注意饮食调理。
2014年10月24日,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作出“深二医临法司鉴字(2014)临鉴第0679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结论为:被鉴定人向守美评定为捌级伤残;被鉴定人向守美内固定物取出费用估算约为人民币贰万元整。
四、财产损失构成:残疾赔偿金+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交通费+营养费+司法鉴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后续治疗费。
五、残疾赔偿金:267918.6元。原告系四川省平昌县尼龙乡农业家庭户口,但依据原告提交的劳动合同、人口信息登记表、工作证明、工资单及深圳市丽景鹏程清洁服务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等可以证实原告自2012年8月起先后在深圳市恒庆源清洁服务有限公司、深圳市丽景鹏程清洁服务有限公司连续工作,截止事故发生时,原告在深圳市居住工作超过一年,故应按广东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计算原告应得伤残赔偿金。原告伤残捌级级,伤残赔偿金计算年限为20年,故数额为44653.10元/年×20年×30%=267918.60元。
六、误工费:14910元。误工费根据原告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深圳市丽景鹏程清洁服务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证实原告受伤前月工资为3000元,原告主张按每月2100元计算误工费,未超过其收入,本院予以支持。原告2014年3月22日受伤,10月24日定残,故应按7个月零3天计算其误工费损失为2100元/月×7个月﹢2100元/月÷30天/月×3天=14910元,原告主张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七、住院伙食补助费:9600元。原告住院治疗96天,按照《广东省2014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关于伙食补助费的规定,其住院伙食补助费为100元/天×96天=9600元。原告主张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八、护理费:10450元。原告住院期间由其母亲谢芳英进行护理,谢芳英月收入为3300元,故原告应得的护理费为3300元/月×3个月﹢3300元/月÷30天/月×5天=10450元。原告主张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九、交通费:1000元。原告未提供交通费票据,但考虑原告住院治疗超过三个月,其陪护人员及其他直系亲属往返医院属客观事实,存在交通费损失,故本院酌情支持1000元,原告诉请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十、营养费:3000元。营养费根据原告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原告捌级伤残,其骨折愈合期有加强营养必要,本院酌定营养费为3000元,原告诉请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十一、鉴定费:1843元。原告伤残经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鉴定并为此支付鉴定费1843元,被告应予支付。
十二、后续治疗费:20000元。依据“深二医临法司鉴字(2014)临鉴第0679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原告内固定物取出费用估算约为人民币贰万元整。故对原告该项主张,本院予以支持。
十三、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原告要求3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二条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十四、有关保险合同主体及保险合同类型:肇事车辆已向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保险单号:PDZA201344030000181510)及机动车商业第三者责任险(B)(保险单号:PDAA201344030000258635),保险合同被保险人均为深圳市东部公共交通有限公司。
十五、有关保险合同主要内容: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保险期间从2013年7月5日零时起至2014年7月4日二十四时止,责任限额为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机动车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险期间从2013年9月1日零时起至2014年7月4日二十四时止,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赔偿限额为50000元。
十六、原告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葛炳东、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运输有限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共同赔偿伤残鉴定费、二次手术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营养费、交通费、残疾赔偿金共计362601.6元;2、判令被告葛炳东、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运输有限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十七、需要说明情况:1、粤**号客车登记车主为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运输有限公司,根据深圳市交通局相关文件、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运输有限公司和深圳市东部公共交通有限公司达成的协议,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运输有限公司入股深圳市东部公共交通有限公司,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运输有限公司的公交线路经营权及运营车辆移交深圳市东部公共交通有限公司进行运营,粤**号客车属于移交车辆之一。2、事故发生于坪山新区坑梓东部公交基地内,据原告当庭陈述,事故发生时,其作为深圳市丽景鹏程清洁服务有限公司员工正在该基地内对粤**号客车进行清洗时,被告葛炳东开动车辆导致事故发生。被告葛炳东当庭陈述其为深圳市东部公共交通有限公司员工,该事故属于其履行职务期间发生。3、原告在深圳市坪山新区妇幼保健院诊治花费医疗费958.70元,该958.70元由被告深圳市东部公共交通有限公司垫付。原告在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深圳市坪山新区中医院)住院医治花费医疗费92613.36元系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支付。4、本案于2014年11月26日第一次开庭,原告向守美、被告葛炳东、被告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运输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曾卓、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委托代理人蔡东宾到庭参加诉讼。庭审期间,本院依法追加深圳市东部公共交通有限公司为被告并确定第二次开庭时间,第二次开庭时,被告葛炳东、被告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运输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曾卓、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委托代理人蔡东宾未到庭参加诉讼。
判决结果
本院认为深圳律师,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涉案交通事故的发生已对原告造成了损害,深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坪山大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对事故双方责任予以划分,原、被告均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可。原告诉讼主张的各赔偿项目和数额应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计算。依照查明的事实,原告因本次事故所受损失为358721.6元(上述第五项至第十三项之和,其中后续治疗费为20000元、其他各项损失为338721.6元)。被告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运输有限公司已经将粤**号客车转让并交付深圳市东部公共交通有限公司,该车辆虽未办理所有权转移登记,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条之规定,被告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运输有限公司不承担本案赔偿责任。被告葛炳东系侵权人,但其系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原告损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应由用人单位即被告深圳市东部公共交通有限公司承担赔偿责任,被告葛炳东不需承担赔偿责任。被告深圳市东部公共交通有限公司为粤**号客车向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购买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该次交通事故发生在上述保险期限内,故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应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承担原告其他各项损失110000元、医疗费赔偿限额内承担原告医疗费损失10000元的赔偿责任并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承担40000元(赔偿限额50000元,被告葛炳东负事故全部责任,保险合同约定免赔率为20%)的赔偿责任。依据交强险和第三者商业险,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应承担的医疗费责任限额为50000元,但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实际已经支付医疗费92613.36元,超过医疗费责任限额多支付医疗费42613.36元。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主张其多支付的医疗费42613.36元从其应承担的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内扣除,原告予以认可,本院予以准许,故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还需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支付原告其他各项损失67386.74元(110000元﹣42613.36元)。原告剩余的其他各项损失271334.86元(338721.6元﹣67386.74元)、后续治疗费20000元,共计291334.86元,依法由被告深圳市东部公共交通有限公司赔偿。被告葛炳东、被告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运输有限公司、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经本院依法传唤,未出庭参加第二次庭审,是其对本次诉讼权利的放弃,本院依法缺席判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四十八条、第五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条、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十一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三条、第二十一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广州律师
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于本判决广州律师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范围内向原告向守美支付赔偿款人民币67386.74元。
二、被告深圳市东部公共交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广州律师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原告向守美支付赔偿款人民币291334.86元。
三、驳回原告向守美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被告未按本判决广州律师确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则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给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人民币3370元,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公司承担626元,被告深圳市东部公共交通有限公司承担2707元,原告向守美承担37元。
如不服本判决广州律师,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贾延涛
二〇一五年一月五日
书记员  陆敏芳

2015-03-10 12:28:11 浏览:

本栏目:深圳离婚律师

上一篇:深圳市恒昌盛科技有限公司与深圳市红杉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民事案例

下一篇:返回列表

推荐认证律师

    深圳离婚律师

    律师广告位
    QQ393377300

    律师广告位
    QQ393377300

    律师广告位
    QQ393377300